倨傲是一种防御

很多时候,两人相谈甚欢,并不是因为交流让彼此受益,只是因为,彼此都从对方那里,得到了对自己意见的赞许和认同。讲很多大道理,并不是为了帮助对方,只是为了让对方觉得自己聪明,觉得自己有价值和意义,这就是不谦逊。

我们认识的道理,讲出的道理,都不会是绝对正确的。限于时间、地点、机缘,就会有缺陷和瑕疵。一旦机缘改变,所坚持的道理就不成立了。

唯有世间如实显露的一切,虽然不开口,却让人没有反驳的力量。真理以这种方式纤毫毕现,超越了言筌。与其从别人那里讨赞许,讨认同,不如从如实显露的已发生、正发生、将发生的一切中得到印可。

谦逊并不是外在的美德。谦逊源自对事实有了洞察与理解,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,承认自己无力决定一切,唯有随顺因缘自净其意。因为深刻洞见自身的渺小,就没有办法不谦逊了。

倨傲则是因为无法洞见事实而产生的错觉,以为自己有力量,能主宰,以为自己理应得到高于别人的待遇,以为人与人之间的种种高下差别确凿存在。

谦逊是内在的。越对一切有洞察力,越知道洞悉真理之难,越清楚自己所知所见有局限。一个人唯应克服自己的局限,除此之外,并没有别的局限。没有时代的局限,也没有他人的局限。一切局限,都包含在自身的局限中。因为明察此意,而不能不产生虚怯,这就是谦逊。

但这样产生的虚怯,是充实的虚怯。因为它接近真相。既然接近真相,虽然虚怯,毕竟是有支撑的,笃实的。

而盲目的骄矜,是对事实缺乏洞察而产生的自以为是的肿胀,是虚张声势的实在。因为它远离真相。

真正的谦逊,来自深刻洞察自身渺小而不能违抗之。虚伪的谦逊,来自想拥有谦逊这种美德,为虚妄的自我增光添彩。

在受到别人吹捧的时候,谦逊是很容易的。那时候的谦逊不是谦逊,更像是骄傲的和鸣。它不会让颂扬消失,倒会挣来不居功的美德。

在遭受无视、鄙弃和嘲弄的时候,是不是真正谦逊,就浮出水面了。真正谦逊的人,不太介意他人的无视、鄙弃与嘲弄。那无伤于自身的光辉。因不被他人认可而涌起纤翳和芥蒂,是不够谦逊的明证。也意味着对真相不够明白畅达。

很多人喜欢自黑。自黑是不谦逊的表现。自黑通常是想表现自己的幽默。因为他们把幽默也当成一种好的品质。这就像一个渺小的人要强调自己的渺小来表现幽默一样,恰恰说明他内心是不认可自己的渺小的。他还以为自己很强大,才肯把自己的渺小挑出来给人看。如果他真的认识到自己的渺小,就不好意思这么做了。

一个拿着高薪的管理者,当别人问起他的工作内容时,他喜欢开玩笑说自己是扫厕所的。这反映出什么事实呢?反映出他看不起扫厕所的。如果他真的是扫厕所的,他就羞于提起了。然而,扫厕所的工作真的就低贱,管理的工作真的就高尚吗?

实际上,我们都是扫厕所的。每个人内心的瑕疵、染污就是厕所,只是有人扫得干净,有人扫不干净。有人能认识到自己是扫厕所的,有人认识不到。因为认识不到,才开玩笑说自己是扫厕所的,这就是自黑。好多自黑的人不知道自己本来就很黑,还以为自己很白。知道自己很黑,就不好意思自黑了。

认识到自己的卑微和渺小,就不会再讲了。更何况众生都是这样卑微和渺小,所以卑微和渺小,也并没有什么卑微和渺小的。只是真相如此。

因此,谦逊是卸下重担的笃实。因为谦逊,两只脚终于可以稳稳踏在地上了。倨傲则是一种防御,因为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真相,没有足够的智慧发现真相,才用倨傲当盾牌,遮住自身的局限,把无能覆藏起来。